• <xmp id="ks4yq"><menu id="ks4yq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ks4yq"><strong id="ks4yq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 

    咨詢電話:
    咨詢電話:
    首頁 新聞 品牌企業 招投標 解決方案 行業分析 前沿技術 智能交通產品與技術應用匯編
      當前位置: 網站首頁 > 行業分析 > 新發展階段交通運輸形勢變與不變

    新發展階段交通運輸形勢變與不變

    來源:中國交通新聞網   發布時間: 2021-06-09 10:38:26

    “十四五”時期我國進入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、向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進軍的新發展階段,這在我國發展進程中具有里程碑意義。對于交通運輸行業而言,意味著行業發展階段的歷史性轉換,意味著步入由交通大國向交通強國的歷史性跨越。新的時代背景下,外部發展環境發生深刻復雜變化,機遇和挑戰前所未有,只有保持戰略定力,搶抓機遇,趨利避害,化危為機,才能確保加快建設交通強國行穩致遠。

    交通運輸供需持續旺盛的基本面 不會發生大的改變

    我國經濟實力、科技實力、國防實力、綜合國力進入世界前列,為鞏固我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奠定了堅實基礎。2020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(GDP)首次突破100萬億元,占世界經濟份額的17%,對全球經濟增量的貢獻約占三成,人均GDP連續兩年超1萬美元,穩居中等偏上收入國家行列。新的歷史時期,我國將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,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,解決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,預計于2025年左右邁入高收入國家行列,到2035年人均GDP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,這將催生經濟社會發展的全面性、系統性、規模性、持久性需求。

    根據國民經濟行業分類,交通運輸產業涉及其中14個行業門類36個行業大類,約190個行業小類;此外,交通運輸同時連接生產和消費兩端,交通運輸的供給能力和服務水平,既直接影響居民的消費需求和生活品質,也會影響經濟發展的質量和效益!笆濉币詠,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投資占全社會總投資比重逐年上升,未來仍將處于高位平臺期,作為國民經濟發展的“先行官”,交通運輸供需持續旺盛的長期趨勢和基本面不會發生大的改變,安全可靠、經濟高效、便捷舒適的價值取向更趨增強,在支撐經濟運行、改善消費環境、挖掘內需潛力、穩定擴大就業中的地位和作用更加凸顯。

    交通運輸領域 蘊含搶占科技創新高地的重要契機

    我國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,能夠把集中力量辦大事上升為制度優勢,進而成為長期發揮重要作用的顯著優勢。我國實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,將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和市場經濟活力有機結合,既更好發揮新型舉國體制優勢加強基礎科學研究,又充分發揮市場優勢激發億萬主體加強應用技術研究。我國產業人才儲備豐富,產業基礎條件扎實,9億勞動力中超過1.7億受過高等教育或擁有各類專業技能;有1億多個市場主體,蘊藏著巨大的創業創新潛能;作為世界第一的工業制造大國,是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中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。

    交通運輸作為面向應用為主的研究領域,依托我國舉國性體制優勢、廣闊的需求市場、完整的工業體系、多元的應用場景等有利因素,完全有條件用好提升交通科技創新能力的新機遇,在車路協同、自動駕駛、無人車、無人機、地下物流、超級高鐵、飛行汽車等關鍵核心技術創新上取得突破。近年來交通運輸行業研發投入強度逐步加大,以制造業科技經費投入為例,2017年交通運輸設備制造業工業企業研究與試驗發展(R&D)經費投入強度為1.57%,比整個制造業的經費投入強度高出0.43個百分點。

    區域協同為交通運輸供給端發展 提供巨大空間

    西部開發、東北振興、中部崛起和東部率先的區域發展總體戰略,既是我國制定和實施區域政策的基本單元,也是支撐國內大循環體系的重要板塊。我國將持續創新并健全區域合作機制,促進區域發展,加強東中西部產業有序銜接轉移。東部地區依托區位、技術、產業優勢,積極參與全球經濟競爭;中西部地區積極承接東部地區產業轉移,倒逼產業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;進而實現東中西部產業鏈、創新鏈、價值鏈的統一和協調。

    產業梯度轉移必將帶來原材料、中間品、產成品、勞動力等要素的自由流動和快速配置需求,加之我國幅員遼闊,人口、產業及資源分布本不均衡,資源要素和產業需求間呈逆向分布,預計未來貨運需求仍然旺盛,但需求結構、品質要求將發生變化。

    中心城市和城市群將成為我國城鎮化發展的重要形態,主要城市群之間的經濟社會聯系將進一步增強,主要城市群之間、城市群內部出行需求更加旺盛。我國居民收入水平持續增長,超過4億人的中等收入群體仍在擴容,國內市場規模巨大且不斷發展,消費結構持續升級,出行的高端化和個性化趨向明顯。隨著我國日益走近世界舞臺中央,我國與世界的國際商務、旅游、文化等交往頻次不斷提升,非疫情情況下國際雙向客運需求將出現快速增長。

    總體上,客貨運輸需求分布的廣尺度、結構的復雜性、層次的多樣性,為交通運輸供給端發展提供了巨大空間。

    “十四五”時期 對資源要素需求仍處高位

    我國是土地、淡水和石油資源短缺的經濟體。人均占有水資源僅為世界人均水平的28%,且時空分布極不均衡;耕地后備資源十分有限,土壤侵蝕、沙化、污染情況嚴重。能源和礦產等資源對外依存度高,且近年來快速攀升,2018年石油達69.8%,天然氣達45.3%,鐵、銅超過60%。預計未來5到10年,我國資源凈進口品種還將增加,銅、鎳、鉻等多數礦種對外依存度還將擴大,鐵礦石、鋁等少數礦種盡管需求總量將趨于穩定,但對外依存度將長期維持高位。我國二氧化碳排放將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,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,煤炭消費將盡早達峰,能源消費雙控制度進一步完善。

    從發展階段看,“十四五”時期交通運輸仍處于加速成網時期,資源要素需求仍處于高位,而未來我國資源、土地、生態、環境等要素市場承載力受限,交通運輸發展面臨的資源、土地、生態、環境等剛性約束將進一步增強,投融資政策環境愈發復雜,還需破解養護資金,以及建設成本不斷攀升等問題,大城市交通擁堵壓力將長期存在,這些都是新時期交通運輸面臨的嚴峻挑戰。

    新發展格局下 運輸格局變化的不確定性加大

    在適應我國經濟發展階段變化、國際力量對比深刻調整的背景下,我國將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、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,其關鍵在于實現經濟循環流轉和產業關聯暢通。

    以國內循環為基礎,著力打通國內循環堵點,貫通生產、分配、流通、消費各個環節,對于嵌入全球價值鏈深度一般的產業,大概率會縮短其產品參與國際鏈的長度,將更多生產環節轉移到國內,特別是向中西部地區轉移,這將對國內交通供給能力的區域性、結構性補強,以及物流的精益化、即時性、專業化等提出更高要求。

    國際大循環取向是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,以提升我國國際競爭力新優勢為目標,以往的“兩頭在外、大進大出”貿易模式將向“一頭在外、大進小出、外進內出”的新模式演進,“大進”的商品門類將收窄,以能源等滿足國內資源要素需求的“大進”疊加高新技術產業鏈的“小進”為主,加工貿易的產成品需求地將更多地轉向國內市場,對外的“大出”模式將有所調整,這一貿易進出口模式變化將加大未來運輸格局不確定性的影響。

    基本國情決定了 運輸結構性問題將長期存在

    我國仍處于并將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國情沒有變,我國是世界最大發展中國家的國際地位沒有變,2019年,我國人均GDP相當于發達國家平均水平的20%左右,高技術制造業占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的比重為14.4%,同發達國家相比差距明顯,全員勞動生產率不到發達國家平均水平的20%,常住人口城鎮化率比發達國家平均低20個百分點。

    人均交通基礎設施存量與發達國家也有不小差距,我國綜合交通網面積密度約為日本的1/6、歐盟的2/5、美國的7/10,綜合交通網人口密度則比美國、歐盟、日本、俄羅斯低一半左右,其中美國約是我國的6倍多。更為突出的是以不平衡為根本特征的結構性問題,比如,不同運輸方式間和方式內部發展不平衡,公路運輸在中長距離運輸中占比過高,鐵路、水路運輸比較優勢尚未充分發揮。據不完全統計,目前我國500公里以上貨運量中,公路貨運量占到50%,部分地區甚至超過60%。高速公路和普通省道的比例構成相對失衡,東部地區城際鐵路、貨運鐵路發展不足,中西部地區高快速鐵路短板明顯,通用航空發展滯后。再比如,區域間和城鄉間基本公共服務水平差異較大,農村客運和物流服務網絡不健全;中心城市和城市群交通設施承載壓力大,城市交通擁堵問題普遍存在等。

    正是這些長期存在的困難和問題,更加印證了加快建設交通強國的艱巨性、歷史性和變革性,決定了實現交通強國不能一蹴而就,而應系統謀劃、掛圖作戰、步步為營、久久為功。

    (作者單位:交通運輸部規劃研究院)

     

    相關鏈接

     

      欄目導航

    網站首頁 | 關于我們 | 在線訂閱 | 友情鏈接 | 聯系我們

    億聚力智慧交通網 www.www.ffsfu.cn 網站備案:京ICP備17017045號-1

    Copyright © 2007-2021 , All Rights Reserve

    快三大小网站